设为首页 | 添加收藏 | 关于本站 | 网站导航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  首 页 组织网络 工作要闻 基层动态 阵地建设 经验交流 五老园地 青少年园地 政策法规 品牌长廊  
 
您的位置: 首页 > 工作要闻 > 媒体报道
工作要闻    
  领导讲话
  视点
  文件
  财政预决算
  简报
  媒体报道
  孝德教育专题
网站搜索    
  媒体报道  
心理治疗师: 愿每一颗受伤的心灵得到疗愈
时间:2019-10-10   阅读:次   来源:宁波日报
【文字

 金琼正在整理资料(沈孙晖 摄)

  一张躺椅、一块画板、两张呈直角摆放的沙发,配上一些清新的绿植和小装饰……走进宁波市心理咨询治疗中心二楼一间心理治疗室,温馨静谧感扑面而来,令人不由身心放松。

  “躺椅用来放松训练,画板是和小朋友或不愿言语交流的来访者沟通之用。沙发呈直角摆放既不会令人产生紧张感,也不会显得过于亲密,因为我们和来访者的关系就像是‘最熟悉的陌生人’!”心理治疗师金琼笑着说。

  与想象中心理治疗师老成持重、理性克制的面貌不同,金琼是个活泼开朗的姑娘,脸上一直洋溢着灿烂的笑容。从业8年多的她,向记者娓娓道出了从事心理治疗师这个职业的经历和感悟。

   

 金琼为韩岭小学学生进行公益讲座

  坚守初心治愈心灵

  金琼2011年从安徽医科大学临床心理学研究生毕业,次年4月进入市心理咨询治疗中心,成为一名专职心理治疗师。

  选择这一常人眼中有些“另类”的职业,源于金琼高中时一段经历。“升高二不久,班上两位同学因学习压力大情绪低落休学了。其中一位女生向我说起她的困扰,我只有倾听却无能为力。”那种无奈感让金琼至今记忆深刻。

  当时,学校开设了心理健康教育课程,金琼听后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并到图书馆借阅心理学方面书籍。她决心从事心理服务行业,帮助那些心理受困扰的人。

  从业以来,金琼始终不忘这份“初心”。她形容这是一个助人自助的职业。

  今年上半年,14岁的初中女生小A因轻度抑郁,来中心住院治疗。原来,小A小学时成绩一直是班上第一,又是班干部。父母引以为傲,认为教育得当,更加严格要求。但进入重点初中后,学业难度增加,尖子生云集,小A虽然成绩仍名列前茅,但第一名已不是其“专属”。为此,她经常闷闷不乐,并拒绝了班干部职务。

  在一次期末考发挥失常后,小A对自己产生了怀疑,觉得自己笨,不喜欢和同学交流,也没有聊得来的朋友。她开始沉迷玩手机,父母发现后与其产生了激烈冲突。此后,小A出现失眠、记忆力下降、上课注意力不集中等情况,甚至多次用刀割手臂解压……父母这才意识到问题严重,赶紧送女儿来医院。

  “开始我只是倾听小A谈论她的想法、感受,不做任何评价,先建立良好信任的咨访关系。”金琼说,治疗中后期她帮助女孩意识到“只许成功不许失败”的认知是不合理的,让其逐渐接纳自己的“不完美”,减少负疚感,重树自信。同时,指导小A父母学习必要的亲子沟通技术,降低焦虑情绪,更好地理解孩子。

  经过10多次心理及药物治疗,目前小A已重返校园。金琼通过定期会谈,继续帮她巩固新的认知行为模式。

  在金琼看来,要走进来访者心里,态度、倾听、共情这三点非常关键:保持中立的态度,不把个人好恶带入治疗中,不妄加评判;聆听来访者诉说,观察对方表情、动作,感受其情绪状态,有时治疗师多说话还不如一句都不说;设身处地与来访者共同沉浸在情感体验中,让对方觉得治疗师与自己同处一境、有相同感受。“共情不是‘你哭我也哭’,而是体验、理解对方的内在感受,并将自己的理解传递给对方,让其愿意袒露心里脆弱的部分。”金琼说。

  广泛涉猎自我提升

  金琼的治疗范畴有家庭、情感困惑、儿童少年情绪和行为问题、亲子关系等一般心理问题,以及焦虑症、强迫症等各类神经症。“在专业理论上,心理治疗师需要不断学习提升,更新知识体系,以更好地为来访者服务。”她笑称心理治疗师通常也是“学习型强迫症”患者。

  金琼曾连续三年参加中德精神分析治疗师、中德系统家庭治疗师的专业培训。目前除现实培训外,她每周一到周四晚上还要上两小时心理学专业网络课程,接受国外老师个案督导和个人体验,课后再整理笔记、阅读专业书籍,“我每个月的学习支出几乎占了收入一半。”

  一个好的治疗师仅懂心理学、医学还不够,社会学、哲学、文学、艺术等也要广泛涉猎。“因为治疗师是与人及其故事打交道,而每个来访者有很大的不同,都会带来新的信息。”金琼说,心理治疗师要对新事物和未知领域有一颗好奇心,需要不断拓展自身的知识地图。

  金琼每年要看10多本书,类别包括人文社科、名人传记、时事等方方面面。每天起床,她喜欢打开一个知识类APP收听音频,并在上面购买付费课程,如《薛兆丰的经济学课》《刘润五分钟商学院》《组织行为学》等,还喜欢收听东方卫视的新闻直播间栏目。“我从中拓展了思维,尤其在与来访者沟通时可以举例使用。”金琼说。

  5月27日,为象山中学高三学子进行考前减压讲座;7月29日,教暑期的“小候鸟”做情绪的小主人……平时,金琼是公益心理讲座的“常客”,今年已参加了8场。她曾获得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先进个人、省第七批“青少年维权岗”创建工作先进个人、健康家园优秀志愿者等荣誉。

  心理治疗师也是人,也有喜怒哀乐,尤其刚入行时“道行”尚浅,容易受来访者情绪影响产生负能量。那心理治疗师会如何“治疗”自己呢?“我们会把自己作为一个来访者,找资深心理师谈自己的困惑,不断进行自我分析与成长。”金琼说,这在业内称为“个人体验”。

  “从业这些年来,我最开心的事就是帮来访者修通困惑、走出困境,愿意用接纳和积极的方式迎接未来的挑战。而最难过的事就是一时找不到好的策略来帮助对方。”这也让金琼反省自己的不足,不断通过学习提升。

  行业亟待规范管理

  据市康宁医院党委书记、市心理咨询治疗中心主任医师胡珍玉介绍,目前全市心理治疗师有100人左右,“我们中心就有28名治疗师,其中像金琼这样专职的治疗师有5人,去年中心提供心理治疗服务达7678人次。”

  “很多人把心理咨询师等同于心理治疗师,这是错误的。”胡珍玉说,心理咨询师门槛相对较低,只要通过人社部职业资格考试即可,目前宁波约有5000人持有二、三级心理咨询师资格证书,“但他们只能对正常人较轻微的心理问题提供建议、支持。没有经过系统职业培训和督导,是不能对心理疾病患者进行心理治疗的。”

  而心理治疗师则是从事心理卫生服务的专业人员,拥有卫健委颁发的心理治疗师证,或中国心理学会颁发的注册心理师证,可提供心理咨询及心理治疗。“治疗师成长周期较长,需经过理论学习、见习、案例实践、督导等,要投入大量的精力、财力。”胡珍玉说。

  目前,心理服务行业良莠不齐,存在不少问题。“宁波考取心理咨询师资格证书的人中,真正从业人员仅10%左右,其中还有部分人擅自提供心理治疗,结果反而导致患者病情加重。”胡珍玉表示,一方面,社会心理服务机构的专业水平参差不齐,缺少专业督导和系统管理;另一方面,目前心理专业技能培训课程大多价格不菲,每天培训费动辄上千,导致很多心理咨询师想继续“深造”却望价兴叹。

  对此,胡珍玉表示应“三驾马车”齐头并进,补好行业短板:制订宁波市心理服务行业标准,规范社会心理服务机构的从业行为,完善相关监督机制,强化服务质量监管和日常监管;提升心理服务队伍专业化培训,以具有心理服务资质的人员为主,实施继续教育学分制,提升队伍的心理服务能力;全方位开展心理健康知识宣传,提高市民心理健康素养,并建立完善心理服务平台,方便市民及时获得心理健康服务。

 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市心理咨询治疗中心请考取心理咨询师二、三级资格证,对心理服务感兴趣的人员,来中心提供志愿服务,以此换取积分,可抵扣中心举办的心理专业技能培训的费用,以便继续“深造”。

  记者手记

  社会飞速发展,“压力山大”成了人们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,由此产生的心理问题、心理疾病也越来越多。

  去年,国内专业心理咨询平台“简单心理”、北师大心理学部心理健康服务中心、第一财经商业数据中心联合发布了一份调研报告。报告显示,“80后90后”、高学历、一线城市、热门行业、情绪困扰,已成为心理咨询来访者特征的关键词;82%的女性和67%的男性在察觉自己有情绪困扰时,会主动求助。

  目前,宁波正规的心理服务机构以及专业从业人员总体数量不够、水平不一,导致心理咨询者、心理疾病患者的需求无法得到满足。因此,业内正积极为之努力。( 记 者 沈孙晖  通讯员 李湘兰  )【2019年10月9日宁波日报第8版】

友情链接: